【乱来】   乱伦小说 
               【乱来】


  「我回来了」,在门口的淑真大声喊,

  「妈妈,你回来了」,一个年轻的声音从房子里面传出。随后一个年轻的男人走出来。

  淑真一边说:「我的好儿子,今天乖不乖压,有没有好好的念书……我帮你煮宵夜……」,一边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下,弯下身体,乳房承受不住地心引力,好像要从低胸的高级晚礼服内跑出来一样,成一个完美的球型,中间有一道深深的沟渠,年轻的男人一直盯着那两颗晃动不已的肉球之间,下体不小心勃起了,他微微的向前弯了腰,想遮盖这令人羞惭的反应,淑真抬起头来,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直盯着自己两胸之间看,淑真脸上微微泛红,用食指搓了一下儿子的额头,说:「你这小坏蛋,怎么可以看妈妈的……那边呢?」最后的两个字她不好意思说出口,便闪开身材比他高大许多的儿子,迳至往里面的厨房走去。

  淑真从冰箱里拿出冷冻已久的麵,在紫色晚礼服外罩上了一件围裙,,把麵放进不鏽钢锅里煮了起来,白色的麵在汤里滚来滚去,淑真忙着将各种食材加到汤里,再一会儿就煮好了吧……淑真想到这里,便对着门口的方向喊:「小树,可以吃喽!赶快过来吧!」

  在玄关的男人「小树」听到了叫喊,身体动了一下,站了这么久,下面没有刚刚涨的那么痛了,都是妈妈拉,妈妈的乳房怎么那么大,害我好想把头埋进去……不行不行,这样想的话,又会站起来了……「,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,便先回自己的房间,从书桌上的笔筒内,拿了一只美工刀,放进自己的口袋中。
  小树回到厨房,他拉开餐桌旁的椅子,坐了进去,他看着在瓦斯炉前主菜的妈妈,妈妈好漂亮压,白白的颈项在盘起来的黑发与紫色晚礼服中间,显的特别的白晰,剪裁适中的晚礼服露出好大一块雪白的背,光滑如玉,好想在上面摸一下呀,纤瘦的腰绑着围裙腰带,那下面浑圆的臀部透过薄薄的布料,完全呈现出完美的臀型,妈妈你好美呀,我受不了了……

  淑真忙着处理前面的宵夜,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儿子逐渐将衣服脱个精光,把美工刀拿在手上。

  淑真拭了拭头上的汗,煮菜真的很辛苦,不过为了自己的儿子,一切都值得,唉,我可怜的儿子,从小他就失去了父亲,没有家庭的温暖,我一个单亲妈妈,好不容易拉拔他长这么大……

  想着想着,麵也煮好了,淑真将瓦斯关掉,忽然有两只手从背后伸过来,紧紧的抱住淑真,淑真大叫一声,用力的挣扎,但身后的两只手如铁箍般,紧紧的铐住淑真,淑真本来想继续挣扎,她闻到一股熟悉的男人味道,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:「妈妈,不要怕,是我,小树」,听到儿子的声音,淑真放松了,小树继续说着:「妈妈,谢谢你照顾我这么久,我想跟你说,我爱你」。

  听到这句话,淑真忍不住热泪盈眶,往后看着儿子的脸庞,说「妈妈也爱你」,从眼角留下了一滴泪。小树看着妈妈鲜艳的红唇,忍不住就吻了上去。淑真没意料到儿子的亲吻,慌乱中,牙齿被小树的舌头顶开,两个湿润的舌头纠缠在一块,只觉得头晕脑涨,一股电流在体内流动,淑真发现,自己的下体竟然流出了一滴爱液,她夹紧了双腿,爱液仍然不争气的流出,「真是不好意思,可是好舒服……」淑真想着。

  过了很久的时间,两个人仍然继续亲吻着,一只大手慢慢的伸进淑真胸前的开叉内,钻进罩杯与乳房之间的空隙,捏起她那小小的乳头,淑真再次用力的挣扎起来,口中发出恩恩恩之声,终於嘴唇挣脱了儿子的控制,说:「我的小乖乖,我们是母子阿,不可以做那种事的,不要,不要阿……」,但成熟的母体,仍然脱离不了儿子的控制,儿子的左手如铁钳般固定住女体,此时儿子说话了:「妈妈,你是我的女人,你在我的掌握中,你看」,一边用手兹意的在雪白的乳房上游走,有时用力的揉捏硕大的乳房,将乳房握的红通通的,有时抓住那以勃起的乳头,转圈圈,淑真低头看自己的乳房被男人「掌握」住了,羞惭不已,只好说:「你只可以摸妈妈的……那个哦!不可以再乱来了……」,将大腿合的更紧,因为下体流出的水已经多到将内裤沾湿了,千万不能让小树发现我……

  小树回话说:「妈妈你在说摸哪里压?」将魔手往妈妈的下体摸去,淑真忍不住「欧」了一声,小树说:「妈妈不可以大声叫哦!不然被邻居发现我们母子再行苟且之事怎么办?」,淑真说:「你不要在摸妈妈的……那个了……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不行……」,小树摸的更用力了,隔着衣服用力的搓着阴蒂,淑真只能用手掩着嘴巴,不让自己叫出来,更可恶的,小树还一边问着:「到底是哪里呀?妈妈你不说不来我怎么知道,是这里吗?那我就用力按喽……」一边搓的更快,更急。淑真的只能尽力不要叫出来就好了,怎么还有力气回答他呢?
  好在小树的速度放慢了,淑真也快没力了,只能说:「阿……就是那里……不要再摸了……」,小树说:「到底是那里,快说!」又加快了速度,淑真快忍不住了,从掩住的口中一直发出呵、呵、呵的呼气声,再下去会叫出来,不行……淑真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:「……下……下体……」,讲完之后,脸变的更红热,怎么会从我口中讲出这么下流的字呢?

  忽然,小树停止了动作,淑真松了一口气,没事了……没想到小树说:「妈妈,我要看你的下体。」淑真一时会意不过来,小树便将已经松软无力的女肉拖到餐桌旁,说:「趴在桌上,屁股朝着我!」。淑真无意识的趴在桌上,臀部朝着小树,又忽然将上身抬起,但是后方有一只手按住她,不让她脱离,淑真便低声说:「那有儿子看母亲下体的事情……我不要……不要,小树,不可以做这种事阿,我求求你,阿……」,淑真感觉有一支冷冰冰的刀抵住背部,小树说:「妈妈我爱你,我不想伤害你,你最好不要乱动……」。那把刀在女体上游移,将薄如蚕翼的晚礼服割裂,淑真更不敢乱动,只能一直喊着:「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。

  腰部以下的晚礼服都被割了下来,露出穿着丁子裤的臀部,淑真将头靠在桌上,用手护住大部分的臀肉,说:「不要看,好羞耻……那有作母亲的把那个……那个……给儿子看的……」,小树将淑真的手从高耸的臀部上拨开,用力拍打了一下,淑真阿的一声,小树说:「我就是要看,怎么样,不乖要打屁屁!」便又打了十来下,淑真眼里含泪,只能乖乖的接受儿子的教育,不敢再动了,小树打完后轻抚着泛红的臀部,说:「妈妈乖点我就会对你很好的,不要哭哦……」。小树用美工刀将丁字裤割下,有如看到新大陆般,说:「妈妈你的肛门好漂亮,是粉红色的耶!哇这就是妈妈的下体吧,这是大阴唇,这是小阴唇,这就是阴蒂吧!」用手把大阴唇扳的更开,柔弱的阴唇挡不住手指的力量,露出里面层层叠叠的软肉,淑真双手掩住脸,哪有儿子看母亲下体的事情,无奈现在我的下体正被儿子看着,看的好清楚,想到这里,双手掩着脸更紧……

  淑真忽然又叫了起来,这次的声音不太一样,淑真:「阿……不要舔,那里好髒的……」,从臀峰后抬起一颗头来,说:「妈咪我爱你,这里一点都不髒的……」。
淑真:「不能舔阿……哪有儿子舔妈妈……那里的……」,小树说:「你是说这里吗?」,小树将舌头伸进阴道里动来动去,淑真全身颤抖,口里呼呼声响,说:「阿阿阿……呵……不行的……」,小树头再度抬起来,脸上沾满了淫水,说:「妈妈你好淫荡,流了好多水,你也有感觉了吧!」,便将脸埋入双峰之中继续奋斗。淑真忍住不叫出来,想着我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吗?被男人摸一下就有感觉了,而且是自己的儿子……儿子……他现在就蹲在我后面,舔着我那里……好像街上的公狗闻着母狗……

  淑真低声喊着:「不要阿……我们这样好像野兽……阿那里不可以……」,小树用牙齿轻咬着阴蒂,舔着大阴唇,淑真的脚,是越分越开了。淑真觉得快要上天堂,虽然心里觉得好羞耻,可是快感如海浪般,一波一波的袭来,紧闭的红唇唱出了哀淫的声调,就在最高处,小树突然停止了动作,淑真也「阿……」的叹息了一声。

  淑真感觉有个热呼呼的硬物顶在她湿淋淋的阴唇上,淑真从快感中警醒过来,说:「小树不可以呀……这样是乱伦的……」小树说:「妈妈你看,我们的生殖器官接触了。」肉棒顶开了守护阴道的阴唇们,进去了半个头,淑真将脚尖垫起,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头脑,她只能维持最后一丝的意识,说:「小乖乖,我求求你,我们是母子,不可以这样呀……」,小树答道:「我就是要插进去!用手把你的阴唇打开,我要进去!」用力打了淑真丰满的屁股一下,淑真又叫了出来,只好把双手伸到身后,小树看了看成果,满意的说:「妈妈,这样谁看到都会认为是你勾引我的,哪有母亲会在儿子前掰开下体,这不就是邀请我进去吗?」。淑真:「哪……哪有……」一面又不敢松开双手。

  小树往前一挺,淑真的脚尖垫的更高,肉棒也随之尽根而没,随之而来的是长程的炮击,肌肉撞击声充满了室内,小树抓着多肉的臀部,看着一根粗黑的棒子在两个雪白的屁股中进进出出,说:「妈妈叫小声一点,想让邻居知道我们在乱伦吗?」更加快了进出的速度,淑真已经六神无主,无法做出反应,只能让淫叫声不断的从口中发出。小树抓住淑真的手,要她握住晃动不已的睾丸,小树:「妈妈我的懒趴很大吧!等一下要把里面的所有精液都射进你里面。」淑真握着小树的阴囊,沈淀淀的,他要把这里的精液都射进去。淑真:「不……不行……」淑真:「今……今天是危险期……射进去会……怀孕……阿……不行……」,但又抚摸着小树的阴囊,小树不禁精神大振,使力一顶,双手紧紧的握住纤腰,把他对母亲的爱都射进当初所出生的膣内。

  淑真感觉好像被丢到空中,轻飘飘的飞翔着,手中的囊袋缩紧了好几次,像是要把精华全部献给她一般。淑真只记得儿子在射完精后,将她抬到餐桌上,将她的腿分成M字形,淑真虽然想阻止,但全身软绵绵,只能被儿子将大腿分开。淑真:「不要看,不要看……」,小树像在研究什么一样,他看着红肿的阴部,湿答答的阴唇中间有一个黑黑的小洞,从黑黑的小洞中,流出一道白白的精液,小树很满意的说:「你是我的女人了。」

评论加载中..